青海网

查看: 6799|回复: 4

第一阅读 老西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6-29 07:28: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老西宁东西大街不相连
  宽阔的马路,往来穿梭的车辆是现在人们对省城东大街、西大街、南大街、北大街的印象,在上世纪50年代以前,这四条街道就是这座城市的主干道,只是那时四条大街的路况与现在相比是天壤之别。
  6月16日,西宁市文史专家杨文盛与好友岳宗五、赵邦明齐聚一堂,回忆起了许多老西宁的往事。“上世纪50年代,东西南北四条大街还是沙土路,只比土路好一点点。宽度只够两辆马车并行。平时下雨,都能走出一身泥,刮风的时候更是尘土满天飞。”杨文盛回忆说。
  毕竟是城市的主干道,所以为了维持好路况,政府还做了一些安排。“那时规定,四条大街两旁的商户要维护好自家店面前马路上的卫生,平时天气干燥、炎热的时候,要往四条大街上洒水,减少尘土飞扬。平日里,大街上的卫生也要商户维持,打扫。”岳宗五说。
  不同于现在四条大街呈十字分布,上世纪50年代以前,只有南大街和北大街相连,东大街在今东大街往北一些,西大街在今西大街往南一些,这两条街道并不相连,而是相互错开的。“这给当时的交警执勤带来了一些不便,所以在东大街与北大街相交的地方要有一个指挥点,在西大街与南大街相交的地方设一个指挥点。”杨文盛说。
  与现在相同的是,上世纪50年代以前,东南西北四条大街的周边就已经是商铺林立了。“北大街上最有名的要属魏香坊,因为制香工艺精湛,制作的香质量好,所以当时很多西宁人和周边的老百姓都会到那里请香(旧时称买香为请香)。特别是他们家制作的盘香,点上后可燃几个月。”杨文盛回忆说。除此之外,还有福星楼、李姑舅醪糟、毛醋坊等。
  那时,老百姓还总结出了每条大街的特点,说吹吹打打南大街,揣揣摸摸北大街,冷冷清清西大街,热热闹闹东大街。“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当年在今大同街附近有一个孤老院,里面有一些残疾人,他们走路慢,就被说是揣揣摸摸。很多西宁人家的祖坟在南滩,所以当年吹吹打打的送葬队伍都要走南门出城。上世纪50年代以前,民国青海省政府在西大街,那里平常是禁止老百姓通行的,所以是冷冷清清的。至于东大街,因为街道两旁商铺最多,照相馆、书店、药店等都能找到踪迹,所以热热闹闹。”杨文盛说。
  解放后,随着西宁市经济状况的稳定和好转,城市建设号角被吹响。为改善交通条件,人民政府决定改建西宁市的许多道路,首先动工的就是东西南北四条主干道。原本不相连的东西大街也各自向南北稍加移动,与南北大街相交于大十字。1956年,西大街改建成了城中地区第一条水泥路,之后东大街、南大街、北大街先后被拓宽改造。直到如今,四条大街仍然是西宁的交通主干道。
  王剑萍诗书报国志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日军的侵略暴行激起了中国人民空前的爱国热情,青海学生纷纷成立抗日义勇军,正如时任抗日义勇军办事处常务委员的王剑萍(名守钧,1909年-1987年,青海西宁人)在撰写的《青海全省学生抗日义勇军誓词》:“……我辈自立军之日起,同心同德,共御外辱,一举一动,不求自私,故投笔非为封侯,实薄班超而不义;执戈必须救国,当效岳飞以自奋……于今国难当头,危及全民,地不分远近,人不论男女,救亡图存,咸有其表,抗日报国,义当勇为……”1932年8月,全省学生抗日义勇军被当局取缔。后王剑萍等人投笔从戎,王剑萍写下了《从军述志》二首。诗序写道:“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后,青海全省学生抗日义勇军成立,由吾主其事,为当道所忌,乃只身从戎,以表决心。各校学生索句做念,故感慨不已,吟成绝句二首以赠之。”诗如下:
  其一
  白山黑水痛沉沦,抗日救亡写檄文。
  江左媾和无战志,西陲空学岳家军。
  其二
  国难当头忧欲焚,几经波折又从戎。
  诸君送别尚催句,不到辽阳诗不工。
  1944年,日军为挽救太平洋战场上的失利,决定打通大陆交通,一路南下,直逼贵州,重庆震动,当年10月,政府号召全国知识青年抗日从军,报国心切的青海知识青年闻风而动,踊跃报名应征。在十多天的时间里,就有1500多人报名应征。此时“我(王剑萍)年已三旬,志愿请缨从军”,由于“超龄从军,壮志可嘉”得到准许后,王剑萍赴汉中受训。行前,写下了《从军行》,表达了作者抗日的决心。
  冰塞黄河雪满山,热血沸腾不知寒。
  此去要伸报国志,不扫倭奴誓不还。
  “把耳煤”忆旧
  自清代康熙年间,青海省大通的良教、元树等地就出现了小型手工采煤矿场,之后老西宁人便改变了昔日用柴草生火取暖的历史,逐渐使用煤炭,将其作为日常生活的燃料。由此老西宁城就成为了煤矿矿主推销煤炭的市场,供需双方所产生的市场效应也给产煤区的农民带来了从事副业的机遇。许多人利用农闲时间,驾马车(俗称大车),往返于西宁城与大通煤矿之间,做起了贩运煤炭的生意。
  过去从桥头镇赶着马车走到西宁城仅单程就需要两天的时间,中途必须得住一宿,因此北川大路沿途陆续出现了车马店。“卖煤娃”们如果早晨出发得早,一口气可以从桥头赶到二十里铺或石头磊村的车马店歇脚;如果出车晚了,那就只好在后子河、孙家寨歇脚了,这样第二天就得赶长路了。当年的“卖煤娃”是最能吃苦的,许多人为了减少开支降低成本,除冬天之外,在贩煤途中从来不住车马店,他们走到天黑,便在马路旁或河滩地停车卸下马背上的车辕,在大车两个轮子之间的地面上铺块毛毡,裹了羊皮袄休息,第二天接着赶路。
  到了西宁城里,“卖煤娃”们牵着马车走街串巷,并不停地吆喝着:“煤渣——把耳煤!煤渣——把耳煤”。马车上装载着三类煤,即煤渣、把耳煤和煤末。大通煤又促使老西宁的居民们陆续用上了风箱泥炉灶,这种炉灶的炉膛小,火力集中而且省煤,炉膛底部有一通风口与风箱连接。做饭时烧火者右手推拉风箱,左手用小铁铲不断往炉膛里添煤渣,风箱里的风穿过炉梯缝隙将火焰直接吹到锅底上,几分钟时间锅就烧热了,主人家无论炒菜还是煮面,速度快了时间省了。于是煤渣的生意一路看好,一年四季畅销。
  把耳煤和煤末的生意旺季在冬天。所谓“把耳煤”,就是人的手能一把攥住的小块煤疙瘩,跟人的耳朵大小差不多。冬季到来时,每家都备有少量“把耳煤”,在炒菜做饭和蒸馒头时,往炉膛里添上几块“煤疙瘩”,顿时火焰升高,火力增强,可谓“好钢用在了刀刃上”。过去人们使用火盆取暖,白天在火盆里立一单耳砂罐,并紧贴砂罐立三块煤砖,煤砖中间夹几块把耳煤,盆火很快就着旺了,砂罐里面的茶水滚起来了,屋子里也暖和了。煤末是老西宁人专门用来烧火炕的,每到冬天,家里的主人便卷起炕上的毡褥,揭开炕板,移出一部分炕灰,在剩余的炕灰里刨个坑将煤末倒进炕灰坑中,然后将事先燃着的把耳煤放在煤末上面,再刨些炕灰将煤末盖住,搭好炕板铺上毡褥,让炕里的煤在缺氧状态下缓慢燃烧。这样用煤末煨一次炕,就可以享受半个月的热炕。
  随着进出西宁城的马车日渐增多,小西门外莫家路、大西门外纸坊街和小南门外增开了许多车马店及铁匠铺。住店的多了,店家生意兴隆。驾车的骡马经常在马路上行走,马掌的磨损率高了,于是不断有车夫牵着马到铁匠铺前钉换新马掌;居民烧煤离不开专用工具,因而前来购买小铁铲、火夹子、火筷子的市民更是络绎不绝。这让铁匠铺的炉火越烧越旺,生意红红火火。
  随着与煤炭有直接或间接关系的工匠、小贩日渐增多,城里城外的街面上又出现了不少经济实惠的面食饭馆,譬如至今享誉西宁的北川后子河炒面片、羊杂碎铺就是由当年的马车夫们“吃”出来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29 21:42: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梦在变,渴图梦醒时的快乐却从未改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29 21:42:46 | 显示全部楼层
别人的孩子都会买手纸了,我的孩子还在手纸上。神回复:别人的老婆都会生气了,你的老婆还要打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29 21:42:4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一个梦想,每年到一个不同地方去旅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29 21:42:46 | 显示全部楼层
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啊 往前走 别呀回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